淫蕩的體育老師

时间:2019-04-24

訓練課每星期兩次,星期三和星期六各一次。每次都是先做熱身運動,壓腿、拉韌帶,王簡明都親自示範輔導,他自己出色的舞蹈功底使這些涉世不深的小姑娘都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這樣一來也徹底放松警惕性。

當女孩麼壓腿時,他會幫助她們慢慢往下壓,有時會扶住她們的身子,手便有意無意地觸摸女孩們剛剛隆起的乳房,這時候王簡明渾身便有一種說不清的感覺;有些女孩由於韌帶較緊,腿壓不下去,他便把手放在女孩子的大腿上,說是幫助,其實卻在來回撫摸,細潔柔軟的蓮藕般的大腿,使王簡明的下體不由自主的硬了起來。他平時也對女孩們灌輸一些開放的思路,以便感染她們思路。剛開始的時候,由於練功服沒有到位,所以他讓她們穿短裙練習,這樣練功時女孩們裙底的春光他便一覽無余,剛發育的下部鼓鼓著,偶爾有些女孩的陰毛沒有被三角內褲包住,散亂在大腿兩側,看得王簡明直流口水,每次訓練完,王簡明都要自慰兩次才能放松。

兩星期後,買來了芭蕾舞服,便在練功房邊設了一間更衣間。王簡明在房間牆角上偷偷安裝了一只針孔攝像機,這樣一來他躲在辦公室內便能一邊手淫一邊欣賞女孩們更衣。哪一個女孩身體發育得比較好,乳房比較堅挺;哪些女孩們還剛發育,胸部只是一個小荷包,等等,王簡明都一一仔細做了記錄,以便以後行動。

王簡明第一個目標是高一的茹小平,她身高162 ,發育得比一般同年齡的女孩要早和豐滿,16歲的年紀胸圍已經有36,況且她平時還沒有戴胸罩的習慣,好幾次王簡明從她裙子的上部胸口處往裡看見乳房,紫褐色的乳頭已經讓人垂銜欲滴。茹小平平時性格較為內向,不太愛說話,膽子較小,卻很渴望成為一個優秀的舞蹈家。王簡明一直承諾小平一定培養她,並經常留她下來單獨輔導,以嘗手感,而小平卻又感激得不得了,經過幾星期,王簡明覺得時機已經到了……

那一天下著小雨,蕭蕭秋雨趕走薯熱送來宜人的涼意。是個黃昏,由於有幾個燈壞了,練功房有點暗。室內只有兩個人,茹小平站在墊子上訓練各種姿勢的單腿站立。王簡明抱著手站在一旁瞧,每當姿勢不對時他便走上來糾正,或是輔導一番。學的認真,教得仔細,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失。校園裡已靜無一人,鐵柵門似乎咣啷響了一下接著卡嚓一聲脆弱的輕響。做完金雞倒立的小平瞟了一眼老師,希望得到今天就到這的表示,但王簡明嚴肅的表情絲毫沒有這個意思。

再做一個金雞倒立。王簡明指示說。茹小平做了。也許是累了,抬起的腿總是感到伸不直。王簡明走上墊子幫助她。他的左手托著她的右腳關節處,右手按著膝關節,按照往常動作他應該左手輕托右掌輕按,可是這回有點不一樣,左手沒有托而右手則從膝蓋向裡滑下來沿著大腿內側朝上移,僅隔的一層薄薄的緊身衣幾乎等於,能清晰地感覺到撫摸的軌跡。茹小平納悶何以會有這個動作,以為是更進一步的動作要領,想要弄個明白,但近在咫尺的王老師卻避開了她的目光。她看到他的雙唇在哆嗦,呼吸不暢,眼睛中跳躍著火焰。她更納悶了,想開口問一聲,忽然發覺王簡明的手已經到了她的大腿根部。這使她吃驚地低喚了一下:王老師……

王老師接下來的動作比想像還快。茹小平話音未落,就覺得右腿被朝上一托,身子失去平衡,往後傾倒。沒等她的驚詫展示完全,腰支被兩只大手卡住了,隨著她的身體傾倒姿勢往下放。她又以為這是一個訓練動作,順從地朝下倒,直到整個身體平躺在墊子上,王簡明程度很低的躬腰在她的身體上方……這時候他看到對方的左腮肌肉一陣痙攣,突然想起某部電影中壞人也曾有過這種表情,使她不禁宛然一笑。接下去的事情是她絕對想像不到的,王簡明卡在她腰間的雙手一抬一拽之際,她的緊身褲一下子從腰際退到了腳脖,兩到火焰般的眼光從她自己下體躍入眼簾。

茹小平啊地吸了一口冷氣,大張嘴巴,突如其來的事情使她張口結舌,目瞪口呆,震驚的瞬間竟是傻了!

小平……

小平嗚咽著伏在她身上,痛苦和激動扭曲了整張面孔。傻勁尚未完全反應的小平感到熱轟轟的粗喘和溫熱的嘴唇一起堵住了她大張的嘴巴,她想扭脖子躲避也只是難以付誅行動。她感到泰山一般沉重的身體的壓力,因為距離太近,支撐的雙手也只是徒勞的撐拒。王簡明的手拂過小平的頸項、肩頭以及腋下,接著雙手達到了胸口,隔著練功衣在她那豐滿的乳房上做圓圈運動。由於動作既精確又熟練,小平不禁發出了低沉的呻吟。嗚……啊……雖然很想克制。但小平終究還是敵不過王簡明出神入化的愛撫。王簡明見自己的撫摸見效,跟著繼續忽輕忽重地玩弄著小平的乳房。只見他的手指或大或小地在乳尖上畫著院圈,甚至不時趁著小平松懈時在乳頭上輕輕捏弄。不……不要……一陣陣強烈的欲潮,開始侵襲小平,她本能地扭動著身體,拼命想要掙脫。由於性欲漸漸升起的緣故,因此她的臉上泛起兩朵紅潮。

不要……請住手……喔……!

王簡明一邊吻著小平,一邊說:小平,從一開始起我就喜歡你了,你是那麼完美,在我的培養下你一定能成為一個了不起的舞蹈家,現在學校中沒有人,叫也沒用,被別人知道了我會告訴他們是你溝引我;但我是真的愛你,你就給我吧……王簡明的手此時從練功衣的下擺處深入,把練功衣翻上去,讓裡頭亭亭玉立的乳房綻放出來。乳房一掙脫束縛,立刻像朵雪裡紅梅似的,在空氣中輕輕地顫動著。雖然尺寸不是非常偉大,但那美好的形狀,卻足以讓人砰然動心。王簡明直接搓揉起兩顆柔嫩的乳球。霎時令小平的理智開始混亂,因此她的身體呈現出最忠實的反應,不住地抽動著。沒過多久,小平的乳峰開始變硬,同時嘴裡不停發出喘息。

恩啊……啊……!不要……快受不了了……!

小平全身失去了力氣,至今連一次接吻經驗都沒有過的處女,面對突如其來的侵襲,根本沒有抵抗能力。但更令她羞愧的是,她那敏感部位竟然開始慢慢淫濕起來。

王簡明欣賞著這件幾近完美的藝術品,雖然個子不大,但發育得相當良好,特別是天生娃娃臉,令男人更加有玩弄小女孩的感覺。王簡明股間的肉棒開始起了反應。他用舌頭頂開小平的牙齒,跟著熟練地逗弄著裡頭滑膩的香舌,並盡情的撰取小平口中的蜜液,同時發出了淫蕩的吸允聲。同時,手指尖在她的雙鋒間流連忘返,並用食指和中指的指尖撩撥著小平堅挺的乳頭。啊……由於太過舒服,茹小平不禁有點忘了自己的處境。跟著王簡明的唇從她的耳垂滑落至粉頸,再吻向乳房,他情不自禁地伸嘴輕吻起小平的兩顆乳粒。

唔……啊……!

小平承受不住如此劇烈的快感。不時發出了呻吟。王簡明含住那兩顆紫葡萄般的乳頭,開始吸允起來。秋……秋……一聲聲淫亂的聲音只逼得小平羞紅了臉。由於快感實在太強烈了,因此小平稍稍弓起身子,並不自覺地向前挺起胸部。王簡明察覺了小平的反應,不由啞然一笑,於是他猛的將手向下,伸入了少女的神秘處女地。果然……真的濕了!小平兩片神秘的秘唇間,早已滲滿了溫濕的花蜜。於是他仔細觀察小平美麗的花叢。那嬌好的形狀,恍若一朵盛開的牡丹綻放似的嬌媚。兩片美麗的紅色花瓣,更是浮現著透明的露珠。不僅如此,粉紅色的肉縫還呈現出完全濕潤的狀態。而淫穢的花穴一旦承受了灼熱的目光,反而分泌出露珠,緩緩沿著花瓣往下滑落。

王簡明將手指湊到小平濕潤的花瓣上,慢慢進入那道濕淋淋的秘壺中。啊……不……小平發出了尖叫聲。雖然小平理智上想拒絕,但大量的蜜液卻從陰道中迅速湧出。同時她嬌媚欲滴的雙唇不停地呢喃輕吐,根本分不清是痛楚還是享受。王簡明把唇湊上去吸允,並故意發出巨大的聲音,弄得小平更加難為情。小平扭動著細腰,似乎非常陶醉在王簡明的舔食下。王簡明吸允一陣子後,便伸出舌頭。沿著花瓣游移。當觸碰到陰戶頂點微微突起的珍珠時,王簡明立刻加重力道在珍珠上舔。

啊……!

從陰核上竄起的強烈電流逼得小平不由自主地將頭往後仰。沒過多久,小平便呈全身僵硬的狀態,同時她那散發著緋紅色的身軀更是不住的撒落著欲望的汗珠。在一陣顫動後,小平花唇的深處突然噴出了馥郁的液體。王簡明伸手扶住小平的纖腰,用粗大的龜頭去確認蜜壺的位置。緊跟他故意用龜頭在陰戶外摩擦著,企圖激發出小平塵封已久的濃烈性欲。唔……小平忍受不住子宮傳出的空虛感,不由得發出了呻吟聲。王簡明繼續摩擦著,挑逗著小平濕淋淋的陰戶。啊……唔……小平只覺得下體不斷傳來刺激性的麻癢,不由得扭起腰來,淫穴裡瀉出的花蜜越來越多,連王簡明的龜頭都沾滿了淫水。王簡明看時機已到,使勁挺腰一送,粗大的肉棒便頂開狹窄的肉縫,直朝裡頭盡根而入。

啊……!

從小平喉嚨裡發出了凄慘的叫聲。由陰戶傳出如同被撕裂般的具痛瞬間擴張開來,傳遍小平全身。不要……好痛……啊……!小平痛苦的慘叫傳散開來,釀成恐怖氣氛。而王簡明全無理會,只是拼命猛烈抽插在陰道中;隨著肉棒一次又一次越插越深,龜頭也直接撞擊到小平尚且稚嫩的子宮口;而觸目驚心的鮮血更是在兩個人接合的地方,不斷混合著透明的蜜液流出。

啊……恩……

在短時間痛楚後,小平又重新陷入快感中。在一波波欲焰的焚燒下,小平的思緒陷入了昏沉的境界。於是她情不自禁地抱緊王簡明。由於實在太舒服了,因此她只能不停地扭動著雪白的乳房和腰支,同時將渾圓的屁股不住往上挺。借以這些動作,小平似乎得到了更加強烈的快感。而那陰道壁更是不停配合著王的動作,不時忽深忽淺地緊縮著。王簡明用手抓住小平豐滿的乳房,手指陷入小平那極具彈性的肉彈裡。伴隨著急速上升的快感,小平泛紅的身軀不禁整個仰了起來。

啊……射……

最後的抽插中,王簡明瞬間達到了顛峰,只見他用力將屁股頂入小平的淫穴,跟著把濃濁的精液一滴不剩地送進她純潔的體內。就在這個時候,小平溫濕的肉壁也發生了強烈的筋攣,緊夾著逐漸失去力道的肉棒……

訓練課每星期兩次,星期三和星期六各一次。每次都是先做熱身運動,壓腿、拉韌帶,王簡明都親自示範輔導,他自己出色的舞蹈功底使這些涉世不深的小姑娘都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這樣一來也徹底放松警惕性。

當女孩麼壓腿時,他會幫助她們慢慢往下壓,有時會扶住她們的身子,手便有意無意地觸摸女孩們剛剛隆起的乳房,這時候王簡明渾身便有一種說不清的感覺;有些女孩由於韌帶較緊,腿壓不下去,他便把手放在女孩子的大腿上,說是幫助,其實卻在來回撫摸,細潔柔軟的蓮藕般的大腿,使王簡明的下體不由自主的硬了起來。他平時也對女孩們灌輸一些開放的思路,以便感染她們思路。剛開始的時候,由於練功服沒有到位,所以他讓她們穿短裙練習,這樣練功時女孩們裙底的春光他便一覽無余,剛發育的下部鼓鼓著,偶爾有些女孩的陰毛沒有被三角內褲包住,散亂在大腿兩側,看得王簡明直流口水,每次訓練完,王簡明都要自慰兩次才能放松。

兩星期後,買來了芭蕾舞服,便在練功房邊設了一間更衣間。王簡明在房間牆角上偷偷安裝了一只針孔攝像機,這樣一來他躲在辦公室內便能一邊手淫一邊欣賞女孩們更衣。哪一個女孩身體發育得比較好,乳房比較堅挺;哪些女孩們還剛發育,胸部只是一個小荷包,等等,王簡明都一一仔細做了記錄,以便以後行動。

王簡明第一個目標是高一的茹小平,她身高162 ,發育得比一般同年齡的女孩要早和豐滿,16歲的年紀胸圍已經有36,況且她平時還沒有戴胸罩的習慣,好幾次王簡明從她裙子的上部胸口處往裡看見乳房,紫褐色的乳頭已經讓人垂銜欲滴。茹小平平時性格較為內向,不太愛說話,膽子較小,卻很渴望成為一個優秀的舞蹈家。王簡明一直承諾小平一定培養她,並經常留她下來單獨輔導,以嘗手感,而小平卻又感激得不得了,經過幾星期,王簡明覺得時機已經到了……

那一天下著小雨,蕭蕭秋雨趕走薯熱送來宜人的涼意。是個黃昏,由於有幾個燈壞了,練功房有點暗。室內只有兩個人,茹小平站在墊子上訓練各種姿勢的單腿站立。王簡明抱著手站在一旁瞧,每當姿勢不對時他便走上來糾正,或是輔導一番。學的認真,教得仔細,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失。校園裡已靜無一人,鐵柵門似乎咣啷響了一下接著卡嚓一聲脆弱的輕響。做完金雞倒立的小平瞟了一眼老師,希望得到今天就到這的表示,但王簡明嚴肅的表情絲毫沒有這個意思。

再做一個金雞倒立。王簡明指示說。茹小平做了。也許是累了,抬起的腿總是感到伸不直。王簡明走上墊子幫助她。他的左手托著她的右腳關節處,右手按著膝關節,按照往常動作他應該左手輕托右掌輕按,可是這回有點不一樣,左手沒有托而右手則從膝蓋向裡滑下來沿著大腿內側朝上移,僅隔的一層薄薄的緊身衣幾乎等於,能清晰地感覺到撫摸的軌跡。茹小平納悶何以會有這個動作,以為是更進一步的動作要領,想要弄個明白,但近在咫尺的王老師卻避開了她的目光。她看到他的雙唇在哆嗦,呼吸不暢,眼睛中跳躍著火焰。她更納悶了,想開口問一聲,忽然發覺王簡明的手已經到了她的大腿根部。這使她吃驚地低喚了一下:王老師……

王老師接下來的動作比想像還快。茹小平話音未落,就覺得右腿被朝上一托,身子失去平衡,往後傾倒。沒等她的驚詫展示完全,腰支被兩只大手卡住了,隨著她的身體傾倒姿勢往下放。她又以為這是一個訓練動作,順從地朝下倒,直到整個身體平躺在墊子上,王簡明程度很低的躬腰在她的身體上方……這時候他看到對方的左腮肌肉一陣痙攣,突然想起某部電影中壞人也曾有過這種表情,使她不禁宛然一笑。接下去的事情是她絕對想像不到的,王簡明卡在她腰間的雙手一抬一拽之際,她的緊身褲一下子從腰際退到了腳脖,兩到火焰般的眼光從她自己下體躍入眼簾。

茹小平啊地吸了一口冷氣,大張嘴巴,突如其來的事情使她張口結舌,目瞪口呆,震驚的瞬間竟是傻了!

小平……

小平嗚咽著伏在她身上,痛苦和激動扭曲了整張面孔。傻勁尚未完全反應的小平感到熱轟轟的粗喘和溫熱的嘴唇一起堵住了她大張的嘴巴,她想扭脖子躲避也只是難以付誅行動。她感到泰山一般沉重的身體的壓力,因為距離太近,支撐的雙手也只是徒勞的撐拒。王簡明的手拂過小平的頸項、肩頭以及腋下,接著雙手達到了胸口,隔著練功衣在她那豐滿的乳房上做圓圈運動。由於動作既精確又熟練,小平不禁發出了低沉的呻吟。嗚……啊……雖然很想克制。但小平終究還是敵不過王簡明出神入化的愛撫。王簡明見自己的撫摸見效,跟著繼續忽輕忽重地玩弄著小平的乳房。只見他的手指或大或小地在乳尖上畫著院圈,甚至不時趁著小平松懈時在乳頭上輕輕捏弄。不……不要……一陣陣強烈的欲潮,開始侵襲小平,她本能地扭動著身體,拼命想要掙脫。由於性欲漸漸升起的緣故,因此她的臉上泛起兩朵紅潮。

不要……請住手……喔……!

王簡明一邊吻著小平,一邊說:小平,從一開始起我就喜歡你了,你是那麼完美,在我的培養下你一定能成為一個了不起的舞蹈家,現在學校中沒有人,叫也沒用,被別人知道了我會告訴他們是你溝引我;但我是真的愛你,你就給我吧……王簡明的手此時從練功衣的下擺處深入,把練功衣翻上去,讓裡頭亭亭玉立的乳房綻放出來。乳房一掙脫束縛,立刻像朵雪裡紅梅似的,在空氣中輕輕地顫動著。雖然尺寸不是非常偉大,但那美好的形狀,卻足以讓人砰然動心。王簡明直接搓揉起兩顆柔嫩的乳球。霎時令小平的理智開始混亂,因此她的身體呈現出最忠實的反應,不住地抽動著。沒過多久,小平的乳峰開始變硬,同時嘴裡不停發出喘息。

恩啊……啊……!不要……快受不了了……!

小平全身失去了力氣,至今連一次接吻經驗都沒有過的處女,面對突如其來的侵襲,根本沒有抵抗能力。但更令她羞愧的是,她那敏感部位竟然開始慢慢淫濕起來。

王簡明欣賞著這件幾近完美的藝術品,雖然個子不大,但發育得相當良好,特別是天生娃娃臉,令男人更加有玩弄小女孩的感覺。王簡明股間的肉棒開始起了反應。他用舌頭頂開小平的牙齒,跟著熟練地逗弄著裡頭滑膩的香舌,並盡情的撰取小平口中的蜜液,同時發出了淫蕩的吸允聲。同時,手指尖在她的雙鋒間流連忘返,並用食指和中指的指尖撩撥著小平堅挺的乳頭。啊……由於太過舒服,茹小平不禁有點忘了自己的處境。跟著王簡明的唇從她的耳垂滑落至粉頸,再吻向乳房,他情不自禁地伸嘴輕吻起小平的兩顆乳粒。

唔……啊……!

小平承受不住如此劇烈的快感。不時發出了呻吟。王簡明含住那兩顆紫葡萄般的乳頭,開始吸允起來。秋……秋……一聲聲淫亂的聲音只逼得小平羞紅了臉。由於快感實在太強烈了,因此小平稍稍弓起身子,並不自覺地向前挺起胸部。王簡明察覺了小平的反應,不由啞然一笑,於是他猛的將手向下,伸入了少女的神秘處女地。果然……真的濕了!小平兩片神秘的秘唇間,早已滲滿了溫濕的花蜜。於是他仔細觀察小平美麗的花叢。那嬌好的形狀,恍若一朵盛開的牡丹綻放似的嬌媚。兩片美麗的紅色花瓣,更是浮現著透明的露珠。不僅如此,粉紅色的肉縫還呈現出完全濕潤的狀態。而淫穢的花穴一旦承受了灼熱的目光,反而分泌出露珠,緩緩沿著花瓣往下滑落。

王簡明將手指湊到小平濕潤的花瓣上,慢慢進入那道濕淋淋的秘壺中。啊……不……小平發出了尖叫聲。雖然小平理智上想拒絕,但大量的蜜液卻從陰道中迅速湧出。同時她嬌媚欲滴的雙唇不停地呢喃輕吐,根本分不清是痛楚還是享受。王簡明把唇湊上去吸允,並故意發出巨大的聲音,弄得小平更加難為情。小平扭動著細腰,似乎非常陶醉在王簡明的舔食下。王簡明吸允一陣子後,便伸出舌頭。沿著花瓣游移。當觸碰到陰戶頂點微微突起的珍珠時,王簡明立刻加重力道在珍珠上舔。

啊……!

從陰核上竄起的強烈電流逼得小平不由自主地將頭往後仰。沒過多久,小平便呈全身僵硬的狀態,同時她那散發著緋紅色的身軀更是不住的撒落著欲望的汗珠。在一陣顫動後,小平花唇的深處突然噴出了馥郁的液體。王簡明伸手扶住小平的纖腰,用粗大的龜頭去確認蜜壺的位置。緊跟他故意用龜頭在陰戶外摩擦著,企圖激發出小平塵封已久的濃烈性欲。唔……小平忍受不住子宮傳出的空虛感,不由得發出了呻吟聲。王簡明繼續摩擦著,挑逗著小平濕淋淋的陰戶。啊……唔……小平只覺得下體不斷傳來刺激性的麻癢,不由得扭起腰來,淫穴裡瀉出的花蜜越來越多,連王簡明的龜頭都沾滿了淫水。王簡明看時機已到,使勁挺腰一送,粗大的肉棒便頂開狹窄的肉縫,直朝裡頭盡根而入。

啊……!

從小平喉嚨裡發出了凄慘的叫聲。由陰戶傳出如同被撕裂般的具痛瞬間擴張開來,傳遍小平全身。不要……好痛……啊……!小平痛苦的慘叫傳散開來,釀成恐怖氣氛。而王簡明全無理會,只是拼命猛烈抽插在陰道中;隨著肉棒一次又一次越插越深,龜頭也直接撞擊到小平尚且稚嫩的子宮口;而觸目驚心的鮮血更是在兩個人接合的地方,不斷混合著透明的蜜液流出。

啊……恩……

在短時間痛楚後,小平又重新陷入快感中。在一波波欲焰的焚燒下,小平的思緒陷入了昏沉的境界。於是她情不自禁地抱緊王簡明。由於實在太舒服了,因此她只能不停地扭動著雪白的乳房和腰支,同時將渾圓的屁股不住往上挺。借以這些動作,小平似乎得到了更加強烈的快感。而那陰道壁更是不停配合著王的動作,不時忽深忽淺地緊縮著。王簡明用手抓住小平豐滿的乳房,手指陷入小平那極具彈性的肉彈裡。伴隨著急速上升的快感,小平泛紅的身軀不禁整個仰了起來。

啊……射……

最後的抽插中,王簡明瞬間達到了顛峰,只見他用力將屁股頂入小平的淫穴,跟著把濃濁的精液一滴不剩地送進她純潔的體內。就在這個時候,小平溫濕的肉壁也發生了強烈的筋攣,緊夾著逐漸失去力道的肉棒……